周宇虹说,爸爸离开了,当时从家到殡仪馆并不是很想哭,很想逃避。但是现在看到家中爸爸常放物件的地方,已经没有爸爸的东西了,会止不住流泪。

相较于玩家对于两款游戏的比较,从业者们则更关注抖音平台的分成比例。